江玥的瞳仁再次闪过一丝白光,黑暗中,就出现一个无形的漩涡。

江玥的瞳仁再次闪过一丝白光,黑暗中,就出现一个无形的漩涡。

时候让佐汐羞愧而不敢相信的是自己又一次闭上了眼,子诺满意的笑笑,舌头轻轻的撬开了齿贝,两个舌头纠缠了在一起,子诺越来越燥热,口也越来越渴,不停的吸吮着对方,佐汐躺在了床上,子诺手伸进了她衣服里,子诺明显察觉到了,身体下的人的表情,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舌头继续与对方交接着,佐汐双手环抱在子诺的脖子上,两人忘乎所以的舌吻起来,此时的房间里极为的暧昧!站在门口的零看着里面的一切,兰钥拍拍零的背转身离去,零对着自己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她要的不就是你想给她的吗换一个人代替你也没什么不可以的!”零那孤独而忧伤的背影消失在走廊里!也许你不是最好的,可你在我心里却是最重要的,如果你的路可以带上我和你一起走,那么我一定会牢牢的抓紧你的手,我害怕你会在自己的世界里迷路!当我放下一切,选择无条件相信你跟随你时,我就知道自己已经爱上了你!如果有一天你发现在他的身边或眼里没有了你的存在,我的心依然为你空着随时欢迎你回来!:“佐汐,我爱的是你,在乎的是你,你笑我也笑,你难过我也难过,你伤心我也伤心,你的一切都带着我的情绪!我可以为你开心一天,也可以为你伤心一天,现在你读懂了自己的心,我真的很为你高兴真的很为你高兴!”零抽着香烟,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这次哭得很绝望,但哭着哭着却笑了!眼泪滴答滴答的滴落在地板上,零擦掉自己脸上的泪水:“我为什么要哭我因该为她而感到开心不是吗既然那是她的选择,我就该支持她,对的,零,你不能哭,你要为她感到高兴!”零端起红酒看着床头上的照片:“佐汐,祝福你!”一口气他喝掉了杯子里的红酒!*****************************************************************************************************************************************************************Ìì¿ÕÏÂÆðÁËСÓ꣬½ªÔóÎõÂþÎÞÄ¿µÄµÄ×ßÔÚ½ÖÉÏ£¬Ò»Ê×ÂîÐÑÎÒ´Óij¸öÊÎÆ·µê´«³ö£¡´ËʱÐúÄֵĴó½Öƽƽ¾²¾²£¬ÈËÃǶ¼×ż±×Żؼң¬Ïë»Ø¼Ò¿´¿´×Ô¼ºµÄº¢×Ó£¬»òÊǻؼÒÊÕ¿ÉÄÜÒÔ´òʪµÄÒÂÉÑ£¡Ä°ÉúÈËÒ»Ò»ÓëËû²Á¼ç¶ø¹ý£¬Ã»ÓÐÈËÔ¸ÒâÍ£¶ÙÏÂÒ»Ãë¿´Ò»ÑÛÓë×Ô¼º²»Ïà¸ÉµÄÊÂÎÓêË®±Þ´òÔÚ½ªÔóÎõµÄÉíÉÏ£¬Ë¿ºÁûÓÐͣϵÄÓÃÒ⣡×ö´Ê£ºÐ¡Ï«ÓêÂýÂýÏÂÀáÂýÂýÁ÷µ¨Ð¡µÄÎÒÈ´ÎÞ·¨Ëµ³ö¿ÚÀáºÝºÝÁ÷ÐĺݺÝÍ´ÊDz»ÊÇÎÒÊǶàÓàµÄÒ»¸ö×ߣ¬²»Í£µÄ×ߣ¬È´Ã»ÓÐÒ»¸öÈË¿ÏΪÎÒÍ£ÁôÍ££¬Í£Í£×ß×ߣ¬Ò»Â·µÄ·ç¾°È´´ò¶¯²»ÁËÎÒÎÒÏë°®ÄãȴûÓÐÓÂÆøÎÒÒªÈçºÎ˵·þ×Ô¼ºÎÒÏë°®ÄãÏëÒªÓµ±§×ÅÄã¸ÐÊÜ×ÅÄãÎҵľàÀëÎÒÏë°®Äã¸ÐÊÜÄãµÄµãµãµÎµÎÏÖʵ°ÑÎÒÀ­³öÃÎÀï´ýÎÒÐÑÀ´²Å·¢ÏÖÎÒÒÑ°®ÉÏÄ㣺¡°½ñÌìÓÐһλͬѧµ÷À´ÎÒÃÇ°àÁË£¬ÎÒÏë´ó¼Ò¶¼Ò²¶¼ÈÏʶËý£¬¡±ÈÎÑþ¿´×Å×øÔÚ½ÌÊÒÀïµõ¶ùÀɵ±µÄÈË£¬×ª¹ýÍ·¿´×ŽÌÊÒÃÅÍâ½Ó×Å˵£º¡°½øÀ´°É£¡¡±Ò»Î»´©×Å»ðÀ±£¬»­×ÅŨױµÄÉÙÅ®³öÏÖÔÚ´ó¼ÒÑÛÇ°£¬Ã¿¸öÈË×ìÀﶼÄÜ×°ÏÂÒ»¸ö¶ìµ°ÁË£¡Õâ´Î×ôÏ«¾¹È»Ã»ÓÐ˯¾õ£¬¶øÊÇ¿´×Å×ßÉϽ²Ì¨µÄÉÙÅ®£¬Ã¼Í·ÖåÁËÆðÀ´£¬ÐÄÏë¡°³öÃÅû¿´»ÆÀú»¹ÊDzÈÁ˹·Êº°¡Ô©¼Ò·խ£¬×Ô¼º»¹ËÍÉÏÃÅÁË£¬¡±ÔÚ¿´ÑÛËý£¬Ñ½µÄ£¡ÄÇУȹ²Ã¼ôµÃ¶¼Äܶ³öƨ¹ÉÁË£¬×ôÏ«Ò¡»Å×ÅÅ¿ÔÚ×À×ÓÉÏ˯¾õµÄ×Óŵ£º¡°Î¹£¬ÄãÐÑÐÑ£¬¡±£º¡°ÐÑÐÑ£¬ÐÑÐÑ°¡£¡¡±×ÓŵÕö¿ªëüëʵÄË«ÑÛ£¬ÊÖÈàÄó×ÅÑÛ¾¦£º¡°ÔõôÏ¿ÎÀ²ÄÇ×ß°É£¡¡±×ÓŵվÆðÉí¾ÍÏ볯ÍâÃæ×ßÈ¥£¬»¹ÔÚÃÎÓÎÖеÄ×Óŵ±»ÄÇÔÚÊìϤ²»¹ýµÄÉùÒô¸ø»½ÐÑÁË£¡£º¡°×Óŵ¸ç¸ç£¡¡±£º¡°°¡Äã¡­¡­ÄãÀ´ÎÒ°àÉϸÉÂﻹ²»»ØÈ¥ÉϿΣ¬¡±ÇàÂüÄÝ´©×Ÿ߸úЬ´Ó½²Ì¨ÉÏ×ßµ½×ÓŵµÄÉí±ß£¬ÊÖÍì×Å×ÓŵµÄÊÖ±Û£¬Ç×ÄåµÄ°ÑÍ·¿¿ÔÚ×ÓŵµÄ¼ç°òÉÏ£¬Ò»¸±Ð¡ÄñÒÀÈ˵ĸоõ£º¡°ÏÖÔÚÕâÊÇÎÒÃÇ°àÁË£¡¡±×ÓŵÀ­³é³ö±»Ëý»·±§×¡µÄÊÖ±Û£¬Ò»Á³ÏÓÆúµÄ¿´×ÅËý£º¡°±ð¿ª¹ú¼ÊÍæЦ£¬»ØÄã½ÌÊÒÈ¥£¡¡±£º¡°Äã²»ÐÅÂðÄÇÄãÎÊÎÊÀÏʦ£¬¡±ÇàÂüÄÝ¿´ÑÛÈÎÑþ£¬Ð¡ÑÛ¾¦¶Ô×ÅËýգѽգ£¬£º¡°Êǵģ¬Åµ»á³¤£¬¡±×Óŵ¿´ÑÛÑóÑóµÃÒâµÄÇàÂüÄÝ£¬Ò»Ë«ºÃ¿´µÄÑÛ¾¦Ë²¼ä×°ÉÏÁËÅ­»ð£º¡°ÊÇËû°É£¡¡±£º¡°Ð¡Ò̺ÍÒÌ·òÊÇÏëÈÃÎÒÃǶà¶àÅàÑø¸ÐÇ飬ÎÒ¾õµÃÕâͦ²»´íµÄ°¡£¬ÒÔÇ°Äã¾ÍÊDz»È»ÎÒºÍÄãÒ»¸ö°à£¬²»¹ýÏÖÔÚÒ²²»Íí£¬¡±×Óŵ»Øµ½×ùλÉÏ£¬¿´ÑÛÃæÎÞ±íÇéµÄ×ôÏ«£¬ÐÄÏ롰СÈý¶¼ÒѾ­³öÕÐÁË£¬ÄãÔõô»¹ÊÇÒ»¸±ÀäÈô±ù˪µÄÑù×Ó°¡£¡¡±×ôÏ«²Å²»¹ØÐÄÕâЩ£¬ÏÖÔÚËýÖ»ÏëÎÊÇàÂüÄÝÒ»¸öÎÊÌ⣬×ôÏ«ÔÚÐÄÀïÎÊ×Å£º¡°Å®ÈË£¬Äã´©×ÅÊ®ÎåÀåÃ׵ĸ߸úЬ½Å²»ÀÛÂð¡±*******************************************************************************佐汐才不关心这些,现在她只想问青曼妮一个问题,佐汐在心里问着:“女人,你穿着十五厘米的高跟鞋脚不累吗”任瑶打开书本,看一眼上面的文章:“那个,青曼妮,你就坐在第三排第二个位置上,”:“嗯,好!”“哒哒哒”教室里是那高跟鞋的声音!同学们都厌恶的反条性的捂住自己耳朵!:“这女的有病吧!”:“不就家里有点钱吗不就是是首富第一的外甥女吗有必要这样耍大牌吗”:“学校禁止穿五厘米以上的鞋,她倒好,借着自己的关系,竟然穿上十五厘米的!”:“我们班有佐汐她们几个就已经轮不到我们了,现在又冒出来一个,那张脸都可以去日本拍贞子了!”:“你们看她的裙子,轻轻一弯腰就可以看见内裤了,还真不害臊,恶心啊!”任瑶可不想在听下去了,在听下去,可能就要卷被子走人了:“都安静,把语文书翻在第五十六页!”:“那个老师,”:“弄钥,你有什么事”:“阿钉不舒服,请假一个星期,”任瑶拿着粉笔看眼弄钥:“请假在班长那里开假条!”:“哦!”弄钥坐回到自己的椅子上,抬起头看眼零的位置,糟糕,忘记了,不然等下他要打扫厕所了!任瑶在黑板上写着作文两个字,边写边说:“今天我们的题目是作文!同学们都知道,作文主要内容是,时间,地点和人物,”弄钥再次举起了手,不好意思的看着正上课的任瑶,任瑶放下手中的粉笔,两只手撑在讲课桌的两边:“还有什么事”:“那个催生零感冒了,所以他今天没来,”:“好了,知道了,你坐下吧!”此时的班长邓健在本子上划掉了催生零的名字!班主任任瑶在看眼弄钥,害怕她再次搞次突击!:“现在我来告诉你们怎么写出好的作文和文章,我相信你们写过的作文也不少是吗”:“是!”任瑶合上语文书,在教室里走动着:“那就好,既然大家都写过,那么今天我们就写一篇已父母为题的作文!”任瑶走到黑板面前,拿起粉笔,用力的在黑板上写着父母两个字:“大家都有父母,那么你们了解他们吗你们知道他们的生日在哪天吗他们做过什么让你们最感动的事吗如果他们有一天老了你们会怎么办”:“老师,可不可以不写啊”:“你想打扫厕所吗”男同学摇摇头小声的说着:“不想!”任瑶从抽屉里拿出一踏白纸,一一分发给同学们:“记住在右下角写上自己的名字,字数不限,但必需表达出真实情感,如有虚假的,嘿嘿~你们要懂的!”:“咦……”一阵阴风飘过!佐汐看着手中的那张白纸,要写吗我该写什么呢与他们只是一张白纸,弄钥几人看着佐汐,眼里带着点忧伤,***********************佐汐看着手中的那张白纸,要写吗我该写什么呢与他们只是一张白纸,弄钥几人看着佐汐,眼里带着点忧伤,“佐汐,这是你不可触摸的伤,你会怎么做呢”都低下头思考着怎么写这个作文!子诺咬着笔思考着要怎么写有关于父母这段文,看眼低头苦想的人,眼睛一亮在纸上潦草的写着!:“那个老师,我可不可以打电话问问我妈的生日”:“嗯,可以,”:“喂,妈,你生日是多久啊”:“哦哦哦,”小平头在纸上写着,写好了老妈的又接着问:“那我爸的呢”:“嗯,知道了,拜!”小平头挂上电话,愚昧的笑着,小平头是班里年龄最小,而且是个平头,所以都统一的叫他小平头了!:“老师,我可以打个电话吗”:“老师,我问问我妈,”:“老师……”:“老师……”:“老师……”子诺看眼佐汐的作文纸,发下来怎么样,现在还是怎么样,好奇的问着:“你怎么不写呢”:“不知道怎么写,”:“你就写写你和你爸妈的事呗!还有你希望他们现在能怎么样,”佐汐看着子诺,在心里说着“我想让他们活过来,但是可能吗”:“对了,我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过你父母,他们呢”我说死了你信吗:“很远的地方,”:“哦!那你没和他们打电话聊天吗”:“他们那里没有交通工具!”:“什么地方这么落后,连电话也没有”佐汐转过头看着窗外,悠悠的说:“那是常人去不了的地方!”子诺看着失落的佐汐,心里堵得慌,“为什么你的世界我进不去”零睁开眼看眼自己所在的地方:“我记得……我昨晚坐在地上喝酒,喝多了,然后就睡着了,了怎么会在床上呢”:“哎,头好痛!”零摇摇晃晃的来到卫生间,看着镜子里邋遢的自己,苦不堪言啊!:“明原哥,你知道我为什么会睡在床上吗”零在游泳池里游着泳,看着躺在躺椅上的明原,明原双手放在头下,心想着“佐汐这丫头还真会享受啊!”:“上官把你弄到床上去的,当时你喝醉了,还吐了他一身,可是让他们奇怪的是,你是千杯不醉的人,怎么昨晚喝了一瓶就醉成那样了”零游到扶手边上,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那我有没有乱说什么”明原回想起昨晚的事!零拿着一手拿着酒杯一手拿着红酒,一个人跪在床边对着相片喝了起来!还一边喝着一边说:“佐汐,你知道吗每次我都告诉自己,只要能守在你身边留在你身边就行,可是看见你和其他人,我心里真的很难受,你知道吗”:“来,佐汐,我敬你一杯,”:“佐汐,你说,为什么我们是同一类的人”:“为什么我好爱你佐汐,真的很爱你,当你救了我的时候,我就发过誓,这辈子我只爱你一个人,我不会在看其他女的一眼,”手抚摸上照片里的人,哽咽着:“你会不会离开我们呢”砰,杯子掉在了地上,碎了,就跟心一样,不堪一击!弄钥听着声音跑进了零房间,看着地上跪着颓废的人,心一捏紧:“零,你怎么喝成这样啊”零抱住弄钥死死的抱住,:“佐汐,你别离开我们好吗”:“别离开我们好吗”:“零我是弄钥啊!你看清楚,我不是佐汐,我是弄钥,弄钥,”零再次抱住弄钥,激动的胡乱说着:“你就是佐汐,你就是佐汐!”上官哲走了进来,看着抱住的两人,愣了楞:“你们……这是”:“等会儿在说,你快去叫佐汐来,零喝醉了!”:“嗯!”弄钥轻轻的拍打着零的后背,就像一位和蔼和亲的母亲!:“没事了,零,你只是喝醉了,”佐汐和明原还有上官急急忙忙的走了进来!佐汐扶起地上的零,为他拨开挡住眉头的头发,细声细语的说:“零,没事了睡上一觉就好了!”零听着佐汐的声音,紧紧的抓住那根救命草不放:“佐汐,你不会离开我的,对吗”:“对,我不会离开你的,绝对不会,你们是我最在乎的人,我怎么会舍得离开你呢傻瓜!”看着在自己怀中睡去的零,睡得很踏实,脸上挂着微笑!“零,你因为我从来没睡过安稳觉吧!对不起零!”哲吧零弄到了他自己的床上,做佐汐看眼床上睡觉的零在看眼其他人:“哲,等下叫她们来打扫清理下,注意要叫他们小声点,还有一件事,他明天起来肯定会问关于晚上的事,你们就说不知道,什么也没发生!”几人看眼床上的人都一致的点点头!明原回过神看着零,心想“不好意思零,是佐汐叫我们不要告诉你的哦!”:“那个昨晚上什么事也没有,哲路过你房间时见你没关门,打开门一看你躺在地上,于是他就把你弄到床上去了!”:“哦!”:“怎么了怎么想起问这个”零从水里走了出来,穿着浴袍躺在了明原的身边:“我好像做了个梦,又好像不是梦,哎!”:“算了,不去想了!”:“喂!请问你是哪位”:“今天下午四点,法式餐厅见面!”:“我有事想跟你谈谈!”佐汐听着手机里传出的声音,心被狠狠的捏紧:“k!鸿富董事长!”挂掉电话,佐汐看着睡觉的子诺,脸上露出了一个胜利的微笑,任瑶拿着刚刚的作文走上了讲桌,愤怒的看着她们:“你们写的是什么有的人连自己爸妈生日也会写错,而且更离谱的是,你妈是男的,你爸是女的吗那你是不是人妖啊,”:“现在我叫上名字的人自己上来拿作文,在顺便念出来!”:“老师,可不可以不念啊”任瑶一脸怒火的看着说话的人:“那你要不要吃饭啊!”:“叶小天!”**********叶小天接过任瑶手中的作文,站在课桌上念了起来!:“题目我的爸妈!”:“我生在一个幸福之家,我妈是个男的,今年她37岁了,她是一家公司的经理,我爸是个女的,今年38岁了,她最喜欢叫我小小,但我家有条狗叫小小,所以有时候她叫那个小小时我会答应,但她叫我时,那个小小会嗷嗷嗷叫上几声,所以我很讨厌她叫我小小!”:“我读完了!”同学们开始忍者,一听他说讲完后都笑了出来,有的同学还差点憋出内伤!任瑶拍打着手掌,两眼冒火的看着叶小天:“你是不是男女不分啊你的作文都可以成为诺贝尔奖项了!”:“下一个,田野!”田野看看自己的作文再看看老师,虽然心里一百个不愿意,但还是得念啊!:“我妈叫邺秋,我爸叫田光,所以给我取名叫田野!”田野放下作文,任瑶看着他:“没了”:“没了,”:“那好坐下吧!”:“现在我这里有一份最特殊的!”任瑶拿起那张白纸给同学们看着:“这是一张白纸,除了右下角那两个名子后,就什么也没有”任瑶走到佐汐的桌边,那张白纸放在了佐汐的桌上:“我很想知道她为什么什么也不写

(责任编辑:全讯网999)

本文地址:http://www.iqdrtang.com/shougongyouxi/migong/201903/9233.html

上一篇:所以,江玥没去上课的这两个星期了,学校给她班主任下达压力,让她班全讯网999主任都不 下一篇:没有了